《社会成本问题》书评
2019年8月13日      ( 正文字号: )
文章标签:法与经济   法经济学
[ 导语 ]
在无交易成本的情况下,无论法律将一项权利授予何方,双方的谈判都会实现资源配置的帕雷托最优。但无交易成本的状态只是一个假定的抽象概念,现实市场交易中存在各式的成本,进一步分析了政府,市场,企业在应对有害效应的解决都是由自己的成本大小和优缺点,不能笼统地认为哪一方的成本高或低。必须比较防止妨害的收益是否大于作为停止产生该损害行为结果在其他方面遭受的损失。只有面临的选择是得大于失的,才是人们所追求的状态,面对一项决策,要考虑它所产生的社会成本。
[ 内容摘要 ]
《社会成本问题》一书讨论的核心问题是如何解决对他人产生有害影响的工商业企业的行为,也即科斯所说的社会成本问题。科斯提出了零交易成本下,无论法律规则如何设计,都不会影响交易结果向社会最优演进,不会有任何差别。虽然交易成本不可能为零,但科斯为我们提出了一个有益的出发点,如何设计法律规则以实现经济效率。
[ 内容 ]

一、文章讨论的主要问题

针对对他人产生影响的那些工商企业的行为,大多数的经济学家都沿袭了福利经济学的观点提出解决措施,科斯反其道而行之,提出分析的问题具有相对性,通常在制止甲的行为乙造成损害时,也是一个给甲造成损害的过程,这恰恰是绝大多数人所忽略的问题,损害是有相互性的。科斯认为,在无交易成本的情况下,无论法律将一项权利授予何方,双方的谈判都会实现资源配置的帕雷托最优。但无交易成本的状态只是一个假定的抽象概念,现实市场交易中存在各式的成本,进一步分析了政府,市场,企业在应对有害效应的解决都是由自己的成本大小和优缺点,不能笼统地认为哪一方的成本高或低。必须比较防止妨害的收益是否大于作为停止产生该损害行为结果在其他方面遭受的损失。只有面临的选择是得大于失的,才是人们所追求的状态,面对一项决策,要考虑它所产生的社会成本。

笔者认为本文最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反向视角,从反面提出损害相互性问题,这是科斯分析本文的逻辑起点和基础;从反向将生产要素视为一种权力,提出权力的限度问题和权力的运行成本观点。


二、文章的结构以及论证

有待分析的问题:明确提出本文分析对象:产生妨害的工商企业的行为以及不同与主流看法的观点。

问题的相互性:提出损害是相互的,不能贸然去选择,提出从总体和边际的角度来论证。

对损害负有责任的定价制度:假定在交易成本为零的前提下,将权利授予被损害方,通过双方的谈判,依然能实现帕雷托最优。

对损害不负责任的定价制度:假定在交易成本为零的前提下,将权利授予损害方,通过双方的谈判,依然能实现帕雷托最优。

问题的重新说明:通过英国发生的四案例来论证在所有涉及有害影响的案例中,经济问题是如何使产值最大化。如果市场交易是无成本的,通常会出现的权利的重新安排但前提是这种安排会导致产值的增加。

对市场交易成本的考察:前述假设的观点在现实交易成本是不可避免的情形下,上述无需成本的定价制度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分别论述了市场,政府,企业各自的成本和优缺点。

权利的法律界定及有关经济问题:效用与所导致的损害之间的比较是决定是否将有害结果视为妨害时的一个基本因素。例举了一系列的案例进行论述,在面临有害后果的行为时,在由法律制度调整权利需要成本的世界上,法院在这类案件中,做的是有关经济问题的判决,并决定各种资源如何利用。

庇古在《福利经济学》中的研究:分析了庇古福利经济学的种种缺陷和逻辑误区,经济学家的目标不是消除妨害,而是保证妨害在一个最合理的范围,实现产值的最大化。

方法的改变:明确提出庇古福利经济学分析方法的三点缺陷:A,把分析集中在具体制度中的不足之处;B通过对自由状态和一些理想世界的比较来分析;C,关于生产要素的错误概念。

总结:对资源利用的现存格局做改进的时候,必须考虑各种格局的运行成本。

本篇逻辑其实是很清晰,提出问题,论证问题法过程很明确,不过在论述过程,很多案例的逻辑有待现实验证。


三、文章的主要观点

解决产生有害妨害行为问题时,并非是一个单项的选择,损害往往是相互的。在交易成本为零的市场交易中,无论法律将一项权利授予何方,双方的谈判都会实现资源配置的帕雷托最优。论述了交易费用对权利授予的影响,进一步提出交易费用调整现存资源利用格局的影响,因此,在施行改变现存资源利用格局的决策时,也会导致其他决策的恶化,因此,必须考虑各种社会资源利用格局的运行成本。

科斯的交易成本理论,不仅仅存在于市场交易中,其实在社会生活中也随处可见,因为趋利避害,追求利益也是人类第一种本能,正如荀子所言:“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


四、本书亮点:

1.选题:当时的社会热点,时代性。60年代:工业污染严重

2.研究方法:举例论证生动形象,比较研究--“庇古”《福利经济学》。

3.问题的提出:标题即揭示,第一段开宗明义。

4.逻辑结构:科斯以养牛者走失的牛损坏毗邻的农夫土地上种植的谷物一例作为分析的起点,为了进一步阐明其论点,并表明其普遍适用性,科斯接着又分析了“斯特奇诉布里奇曼”、“库克诉福布斯”、“布赖思诉勒菲弗”和“巴斯诉雷戈里”四案说明。整体思路流畅,层次分明。

5.文献资料:65个注解,每一个案例引用和解释都很详实。

论证思路

首先,科斯认为对于传统经济分析遵循庇古在《福利经济学》中提出的对于他人产生有害影响的工商企业的行为的纠正的办法不恰当(即应抓住私人产品和社会产品的矛盾,要排烟的厂主赔偿损失,或对他课征“庇古”税,或令他迁走)。科斯认为把这种问题归结为由于甲损害乙,应该制止甲的传统做法,错误地掩盖了问题的实质,实际上这种外部效应问题具有相互性,应当从总体的和边际的角度来认识问题。

其次,以养牛者走失的牛损坏毗邻的农夫土地上种植的谷物的例子引入分析,提出两种相反的假设:其一是令养牛者对损害负责任,即农夫有谷物不受损害的权利,养牛者没有让牛损害谷物的权利,不然,就要赔偿全部损失。在该情况下,只要付费,奶牛能吃谷,牛群的规模应是牛多吃谷物增加的价值恰好等于谷物的边际损失。其二是养牛者对损害不负责任,他有让牛吃谷物的权利,不必赔偿由此造成的损害。该情况下,农夫可将谷物损失的价值转移给养牛者,故牛群的规模不会增加。通过算术的例子,科斯得出以下结论:“有必要知道损害方是否对引起的损失负责,因为如果没有这种权利的初始界定,就不存在权利转让和重新组合的市场交易。但是,如果定价制度的运行毫无成本,最终的结果(产值最大化)是不受法律状况影响的。”

再次,为了进一步阐明其论点,科斯接着又分析了“斯特奇诉布里奇曼”、“库克诉福布斯”、“布赖思诉勒菲弗”和“巴斯诉雷戈里”四案例,再次强调,“在市场交易成本为零时,法院关于损害责任的判决对资源的配置没有影响”,“应该记住,法院面临的迫切问题不是谁做什么,而是谁有权做什么。通过市场交易修改最初的合法界定通常是可能的。当然,如果这种市场交易是无成本的,那么通常会出现对权利的重新安排,假如这种安排会导致产值增加的话”。

接着,在文章的后几节里,重点论述交易成本:1.发现交易对象,交流交易愿望和方式,谈判、缔约和履约都有成本;2.如果这些成本大于权利调整带来的产值增加,禁令或赔偿就可能使权利的市场调整停止或不发生;3.这时有利的权利调整也要由法律来确定,不然,转移和合并权利的高成本会使最佳配置和最大产值无法实现;4.经济组织能以低于市场的成本获得有效的结果。

最后,在方法的改变上,科斯提出,应当考虑各种社会格局的运行成本,以及转成一种新制度的成本,在设计经济运行制度时,应该考虑总成本和总效果。


五、局限及憧憬

首先,假设条件太苛刻,现实中,交易成本不可能等于零。只有当交易成本为零,才能出现科斯定理所说的结果。其次,即使交易成本为零,现实中也存在西方学者所说的策略性行为,就不会出现科斯定理所说的那种帕累托理想状态。

但值得肯定的是,即使科斯定理存在上述的局限,对社会和经济学的发展也发挥了巨大贡献,虽然现实中交易成本难以为零,但是我们应追求这种“完美”的状态,正如古人云:“法乎其上,则得其中,法乎其中,则得其下。”


本文作者:王豪

本文来源:万门读书会

责任编辑:汪文珊,实习编辑:向雨心

发表评论
推荐阅读
寻找“宪法时刻”
“任何一个国家的建国时期都有一个非常政治状态。”在这个阶段,都有一个宪法时刻。
《商君书》中“法治”思想与现代法治理念辨析
《商君书》对法律在社会管理中的作用极为重视。但是,这种重视又与现代法治理念有着内在的本质差异,需要正
向民间规约和古代律法道别?
《民间规约与中国古代法律秩序》对于中国古代民间规约及其在古代法律秩序中的地位进行了全面的探讨与解读。
热门排行
学术公告
问答集锦
相关文章

编辑:向雨心

向编辑提问:

分享

扫二维码
用手机看民商
用微信扫描
还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国民法学研究会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

本网站由王利明教授创办并提供全部运作资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6828号-27 
E-mail: ccclarticle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