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观点 / 正文
学术观点

孙娟娟:食品安全治理的法治基础与人才培养

发布时间:2021/3/4

食品安全工作必须贯彻治理的基本理念,法治是其前提和基础。[1]无论是实现宏观的依法治国目标还是具体的食品安全法治,都离不开一支德才兼备的高素质法治工作队伍。而且,食品安全问题多种多样,没有多学科的知识无法从整体上把握。例如,食品生产经营者承担保障食品安全首要责任,其内部合规管理需要依托于复合型的专员,以便利用自己对技术要求和法律规范的理解来制定企业合规的制度框架和具体规则,以落实生产经营者的主体责任。[2]同样的,建立食品安全检查员制度,提高检查员专业化水平[3]也依托于这些专业人才的文理兼修和理论联系实际的知行互动。由此而来的挑战便是如何培养食品安全法治的专业人才,尤其是建立打破学科壁垒、知识界限以及理论界与实务界的隔阂,形成以问题为导向的跨学科研究机制和人才培养机制。[4]基于实践观察,笔者认为可从跨学科、跨领域、跨地域三个方面总结针对食品安全法治的交叉学科设置安排和发展路径。

一、从学科导向的专科教育到问题导向的跨科教育

食品等关系公众健康的政府监管需要确认社会可接受的风险程度,这个过程涉及到毒理学、微生物学等自然科学专家的科学判断,也需要社会学、法学等社会科学专家结合公众的认知、参与来进行价值判断。而且,面对食品安全这一成因、表现和影响都极为复杂的问题,法学等社会科学的专家如果不了解食品中的危害和食品行业中的操作实践,其提出的制度安排可能不具可操作性;同时,毒理学等自然科学的专家如果不了解法治中诸如限制政府权力和保障公民权利的基本原则,其提出的应对之策可能超越主管部门的权限或忽略公民的参与。

因此,一方面,为保障监管决策的科学性和民主性,政府监管以跨学科的专家委员会方式克服了学科分门别类导致的认知碎片化,并按照卓越性、透明度等原则要求确保专家观点的专业性、独立性。另一方面,如何为食品安全监管提供应因之策的反思促成了教育这一前端改革,即依托于整合多科学的平台培养跨学科的人才和拓展交叉研究。例如,在问题导向下,食品安全法治研究和人才培养也需要“文理兼备”和“诸法合一”的有机结合。

二、从专业的理论提升到行业的实践积累

就人才培养而言,学生专业的复合型可以结合本科期间的食品科学教育和研究生期间的食品法治教育来提升学生的专业知识储备。从当前实践发展来看,无论是负责市场监管的主管部门还是确保食品生产经营者合规的企业内设部门或外部咨询机构,都诉求同时具有食品科学和法律知识的复合型人才。而且,随着依法行政的全面推进和食品生产经营者主体责任的不断提升,上述人才的需求也是持续增长。在满足上述的人才供需时,跨学科的教育安排不仅要考虑知识输入时拓展认知边界的难度,也要重视知识输出时食品专业的应用性。

对于前者,从食品科学到法律科学,跨学科的教育需要拓展学生的认知边界,并克服食品科学思维方式力求客观与法律科学力求合法的差异。这一拓展首先依托于传统法学的普法式教育,并在此基础上研习食品(安全)法的专科教育,后者业已整合理论与实践而发展为一项独立的领域法。对于后者,从静态案例分析到动态情境教学,促进食品安全专业知识的应用性。例如,针对一个具体案例,学生应根据法律的实体和程序要求区分客观事实和法律事实并应用规则解决其中存在的权属争端等。比较而言,食品安全法治教育同样侧重于非诉讼的企业合规和政府决策服务,因此,也可以借助动态的情境教育来提高专业知识的应用。

三、食品(安全)法治教育的“引进来”与“走出去”

实践中,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食品学科的设置都日渐强调食品教学研究融合多元学科的交叉性和协同性及人才培养的专业型和应用型。例如,荷兰瓦格宁根大学在全球范围内设立了第一个食品安全的研究生学位。围绕食品安全,相关的教学和研究不仅包括生物学、毒理学等技术类学科,也包括法学、经济学、风险管理和交流等内容。再例如,哈佛大学法学院针对食品法的发展,建立了食品法和政策诊所以及食品法实验室。其中,食品法和政策诊所为学生提供实践机会,便于他们应用法律和政策工具来解决美国食品系统对于健康、环境、经济等的影响。相类似,中国人民大学食品安全治理协同创新中心因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投入而“形似”哈佛大学法学院及其推进的食品法学贡献,但是,从创立的初衷到实质性的内容安排,其更像荷兰瓦格宁根大学的专业性设置,即通过与理工科高校和实务部门的协同合作,将食品科学、营养科学等理工科类的教学与研究融合到专业设置中。

在此基础上,一方面,域外食品安全法治教育与研究“引进来”的方式包括一是通过系列翻译不断引入域外专家写作的食品安全优秀教材和专著,二是邀请国外食品领域内的专业人士来华讲课,介绍食品法和食品安全监管理念和制度体系,三是一些国际性的会议和访学机会也为国内学者解域外的食品安全法治教育和研究提供了契机。另一方面,我国的食品安全法治教育与研究经验也可以“走出去”,方式包括一是通过与域外高校合作探索食品(安全)法治教育的联合培养模式;二是参与国际层面的食品安全法治研究项目、学术会议和专著写作,[5]三是推动食品法治高校、研究机构的联盟建设,以信息共享和协同合作等方式提高学科的认知度和自身在食品安全法治领域内的话语权。

四、结语

对于上述发展,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的《关于高等学校加快“双一流”建设的指导意见》业已指出:要促进学科体系的可持续发展,有必要打破传统学科之间的壁垒,以整合相关科学及其交叉融合式应用, 继而在前言和交叉学科领域培育新的学科生长点。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学科建设有必要结合国家和区域战略需求,并发挥对传统优势产业和新兴产业的支持作用。相应的,一个融合学科体系、结合理论实践、兼顾中外经验的人才培养模式可为食品领域内的主管部门、企事业单位提供兼具理论认知和实践经验的专业人才。



[1] 韩大元:《通过法治推进食品安全国家战略》,《法制日报》2015年12月23日第9版。

[2] 孙娟娟:《食品安全合规制度的设计与发展》,《中国医药报》2018年12月14日第3版。

[3] 张守文:《食品监管呼吁专业化——浅议建立食品安全检查员制度》,《中国市场监管报》2020年6月。

[4] 韩大元:《食品安全战略呼唤复合型治理人才》,参见http://news.wugu.com.cn/article/693269.html (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10月12日)。

[5] 例如,华杰鸿、孙娟娟《建立中国食品安全治理体系》,欧盟卢森堡出版社办公室,2018年。


分享到: